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市场 > 中国 > 查看内容

光热发电怪圈不存在 产业发展关键要打通产业链

2016.07.20 来自:CSP Focus

 光热领域,水深了就有鱼,水越深鱼越大,这是个自然过程。




  •  打通产业链是光热发电发展最关键的要素

记者:您怎么看待我国光热发电发展的现状?

李俊峰:我认为现在我国光热发电存在四大问题。


首先,产业链还不完善,现在没有企业能够打通全产业链,这是最大的难题,不仅缺乏系统集成能力,也缺乏各个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供应能力,甚至还缺乏光热发电系统的运行维护经验,不具备快速发展的客观条件。


第二,从国外经验来看,光热发电的竞争力有限,它适用于一些特殊场合。从全球每年发电装机容量来看,光热发电与风电、水电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不是一个数量级。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国外光热发电的技术就已成熟,但就是竞争力有问题,一直发展缓慢,近年来虽有提速,但每年的新增规模仍停留在百万千瓦的水平上。


第三,机制问题。光伏的发电成本可以降到1元/千瓦时以下,仍有较大的下降空间,但光热发电现在是1.2元/千瓦时以上,以后下降的空间也不大,仅就发电量而言,与光伏发电相比,光热发电根本没有竞争力,但光热发电最大的长处是可以储能,因为考虑到它能够调峰。问题是它能不能调峰?如果能,是否可以调峰电价?调峰就要在负荷中心建电站,像目前建在青海德令哈就没有竞争优势。


第四就是资源和匹配的问题。在中国,既要光照好,又有水,土地又便宜,且当地电力负荷需要调峰,这样的地方太少了,若只发电不调峰的话,光热就竞争不过光伏了。


记者:考虑到上述困难,您对光热发电的“十三五”规划有什么建议?

李俊峰:鉴于以往确定的指标以及实际完成的情况,我不建议再在“十三五”规划中制定光热发电指标,现阶段就是实事求是、踏踏实实做工作。


我的想法是循序渐进,逐步形成并完善光热发电市场,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现在到2020年完成试验电站,打通产业链。


第二阶段,从2020到2025年,通过示范电站来建立产业链,提高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供应能力。


待产业链成熟后,约在2025年后再进入第三阶段,进行规模化发展,完善产业链。


有了完善和成熟的产业链,可以进入第四阶段,就是制定政策,实现商业化发展,完善体制和机制,将光热发电纳入国家整体部署,到这个阶段就能规定光热发电产业发展的具体指标了。

光热产业应该根据上述步骤,争取利用10~15年时间,把前三个阶段做好,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光热发电产业链,这个最为关键,然后才是商业化发展。


记者:您说的我国光热发电要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这个“国际竞争力”是指什么?

李俊峰:真正的竞争力从来都是我们自己有这个能力。说到光热发电的国际竞争力,就是我国的光热发电要真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


  • 光热发电的怪圈不存在

记者:您怎么理解目前光热发电存在的“产业在等政策,政策在等产业”的“怪圈”?

李俊峰:这就好比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其实只要有吃鸡蛋的,鸡蛋就生出来了,不用管这鸡是从哪儿来的。光热领域,我就说水深了就有鱼,水越深鱼越大,这是个自然过程。


现在光热的水里没有鱼,说明水不够深。所以需要企业去努力,不管是光热发电的技术还是设备,都不是国家培育出来的,因为它不是国家战略性问题。现在光热发电的问题想让国内的企业去解决都很难,这就回到了产业链上,我们缺少一个完整的、有竞争力的产业链,我们必须打造一个,这是光热发电发展的核心。


记者:所以,您认为光热发电发展的“怪圈”不存在?

李俊峰:对,不存在。国家对光热发电一直都有明确的政策导向,就是支持光热发电,只要企业把电站做出来,国家就会核算电价。浙江中控德令哈的光热电站获得了1.2元/千瓦时的电价,这不就是清楚的信号吗?也有人说能做得更便宜,那么起码得做出来,现在是没有企业去行动,还是继续在跟国家要政策,政策已经很清楚了,一事一议,做出来就给电价,不是说没做就给电价。


记者:可是,业界有人说我国光热发电设备和技术很先进,却在国内苦于没机会验证,或因没经实践验证而被国外拒绝;另外,国企的确存在因没有电价导致无法测算光热电站的投资收益率,最终只能处于观望状态。

李俊峰:首先,连“阅历”都没有,怎么能说是先进?说到底,光热电站终究要自己做出来,任何先进的技术都必须先做出来,让市场承认,全世界都如此。


另外,任何新事物都是从无到有,要靠大企业来做试验。为什么有的企业领先而有的落后?就是你没有做,我去做出来了,至少在这个圈子就是领先的。等光热发电成熟了以后,国家肯定会给电价。煤电、核电、风电、光伏发电都给标杆电价,为何唯独光热发电不给呢?就是说现在还不具备给光热发电电价的条件。


那么,政府要做什么?


首先国家通过试验电站觉得这条路走得通,可以给电价加投资补贴。到了示范电站阶段,就可以给电价,因为大体上能测算电价水平了,比如做10个光热电站,槽式电站给多少,塔式的给多少,让企业自己去做、去竞争,国家可以用招标的方式来做示范工程。然后国家可以制定一批电价,进行规模化发展。


最后,再定标杆电价,在什么地方建电站,能算得出来。现在我国光热电站只有中控德令哈一个,国家怎么去测算和制定标杆电价?怎么把它作为依据去算北京、四川的光热发电上网电价,更无法测算全国光热发电的标杆电价,不是国家不想给标杆电价,是算不出来,也没办法算。


不可否认,光热产业一直以来都面临诸如技术层面、政策支持以及资金短缺方面的问题。现阶段,上百个光热电站以及数百家产业链企业或多或少都面临融资问题,鉴于此,光热发电投融资峰会将于9月22-23日在深圳召开,为光热电站开发商、产业企业及投融资及咨询机构搭建互助沟通平台,为光热产业的健康顺利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相关阅读

换一批

提交评论

免费报告

查看更多+
  • 玉门鑫能 50MW二次反射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报告

    玉门鑫能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该项目是世界上首个采用创新型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的商业化电站。

  •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塔式熔盐光热发电项目是鲁能海西格尔木多能互补示范工程项目的关键项目,该项目占地约6400亩,采用塔式熔盐太阳能热发电技术。

  • 我国主要光热发电项目招标及供应商统计(双语版)

    包含13个我国主要在推进的光热发电项目,除鲁能海西州及华强兆阳项目,其他11个为首批示范项目。

  • 迪拜950MW光热+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

    更新时间:2019年4月18日报告长度:12页迪拜950MW光热+光伏发电项目(英文名: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为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Maktoum Solar Park,MBR)第四阶段项目。包括1*100MW熔盐塔式+3*200MW槽式共计700MW光热发电装机,以及250MW光伏发电装机。 1. 项目概述(P2-3)2. 项目关键数据(P4)3. 项目重要时间节点(P5-6)4. 投资&成本(P8)5. 主要参与企业 5.1. 开发商---NOOR E

线下活动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86-021-6111 0177

邮箱:csp@cspfocus.cn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7051021号

微信资讯公众平台

在线资讯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