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市场 > 中国 > 查看内容

国家能源局原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调任体改司

2019.07.09 来自:光伏每日头条

据悉,国家能源局原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以下简称“新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已调任至法制和体制改革司担任副司长。据了解,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修改版)开始,梁志鹏副司长(时任新能源处处长)便开始分管光伏、光热等新能源业务,其间,中国光伏产业在政策的推动下取得了健康良性的发展。



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积累大型光伏电站建设和管理经验,国家能源局在2009年和2010年启动了两批光伏特许权招标,这成为新能源司推动光伏产业发展的开端。


2011年,中国光伏产业先后遭遇美国、欧盟双反,行业萎靡。为打开国内市场需求,在上述两批特许权项目实施经验的支持下,梁志鹏所在的新能源司主导推出了我国首个光伏发电标杆上网电价。当年我国光伏新增并网容量超过2000MW,这也给了在双反夹击下的尚德、英利、天合、晶澳等一大批老牌光伏企业一丝喘息的机会。


2013年,面对全球光伏市场需求增速减缓、产品出口阻力增大、光伏产业发展不协调、光伏企业普遍经营困难等严峻形势,《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3〕24号)出台,提出了编制实施光伏产业发展规划、完善电价和补贴制度、改进补贴资金管理等要求,明确了我国光伏产业发展的框架与机制。


之后,在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的推动下,《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出台,首次划分I类、II类、III类资源区,并确定三类资源区光伏上网标杆电价以及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电价补贴标准。在政策的引导下,当年光伏发电新增并网容量超过10GW。


2014年,国家能源局与国务院扶贫办联合发布《实施光伏扶贫工程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利用6年时间,到2020年,开展光伏发电产业扶贫工程。2019年,最后一批光伏扶贫项目名单已下发,光伏扶贫的开展为我国扶贫攻坚战做出了重要贡献。


随着我国光伏市场的渐成规模,同质化竞争日益严重。为打破这一局面,2015年大同领跑者一期项目启动,标志着我国光伏领跑计划的正式开启。在三批领跑基地带动下,我国光伏产业技术升级得到提速,同时也加快了光伏平价上网的进度。


2016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太阳能热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核定太阳能热发电标杆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1.15元,同时批复了20个太阳能热发电示范项。2018年中广核德令哈项目、首航节能敦煌项目、中控太阳能德令哈项目共计200MW光热示范项目建成并网,预计2019年全国光热装机量有望超过500MW。在全球光热领域,我国开始占据一席之地。


在这十年间,我国光伏产业发展已经跃居世界第一梯队。其中,光伏制造端产能在全球占比均名列前茅,下游应用市场更从2009年的不足1GW增至2018年的174GW。目前,光伏产业是我国目前为数不多的、可同步参与国际竞争并在产业化方面取得领先优势的产业。这一系列成绩也证明国家能源局力推光伏作为能源发展的重点方向是正确的。


在风电产业方面,从2008年至2018年,我国陆上风电新增装机连续十年全球第一。截至2018年,中国陆上风电累计装机206GW,陆上和海上累计装机210.6GW,成为世界首个陆上风电总装机超过200GW的国家。


而首批光热示范项目带来的产业及建设经验也推动了我国一批光热企业走出国门参与全球光热项目的工程建设。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风电、光伏等可再生能源补贴来源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基金标准,也是在新能源司的推动下,先后进行了三次上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从2009年的4厘/千瓦时上调至2012年的8厘/千瓦时,之后又经两次上调至当前的1.9分/千瓦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过去数年我国新能源产业的快速规模发展。



以下摘取了梁志鹏副司长过去数年公开演讲中的部分内容,以供新能源行业参考与借鉴。


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国家能源局将督促各省和电网企业制定年度目标任务,采取多种措施,确保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和限电的比例逐年下降。2018年将进一步明显减少弃水弃风弃光电量,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2018年国家能源局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


积极推进平价等无补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率先在资源条件好、建设成本低、市场消纳条件落实的地区,确定一批无须国家补贴的平价或者低价风电、光伏发电建设。将按照《关于积极推进电力市场化交易进一步完善交易机制的通知》开展各种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扩大跨区消纳,进一步加强可再生能源的送出和消纳工作。


——2018年国家能源局召开的例行新闻发布会


到2020年,中国弃风、弃水、弃光问题将得到基本解决。风电在新能源当中需要率先摆脱社会补贴。


——2017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暨展览会(CWP 2017)


示范项目建设是不是成功,不是看这些项目是不是建成,而是看我们整个产业体系能不能形成,我们的技术能不能实现可靠的运行。我们能不能通过阶段性的示范,示范工程的建设,进一步降低成本,而不是让我们又找到一个可以盈利的领域


——2017年第三届中国太阳能热发电大会


光伏的弃电率已经下降了4.5%。相信在各个方面继续努力,可以在两年左右时间内基本上解决弃风、弃光问题。“降低成本”成了解决问题最关键的一把钥匙。 以光伏发电为例,几个项目同比国外项目还是成本较高的,包括土地、电网送出、资金高出国际水平、税收、限电、补贴拖欠等,如果把这些非光伏技术成本去除,至少有0.1元/度的下降空间。


——2017年第十一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


光伏企业都在关注限电、补贴、指标三大难题,关心国家政策能持续多长时间,是否继续支持行业发展。我认为,企业不能只想着“国家能给我什么”,而应该想“现在和未来能为国家做什么”。从全球范围看,光伏行业需要思考,到2020年和2025年,效率能提高到什么水平?价格能降低到什么水平?作为一种依靠政策支持和财政补贴的能源,什么时候能“毕业”?这是一项综合性任务,既包括国家的技术研发体系,需要加大有关投入,也包括先进企业,需要不断增加技术研发投入,强化技术研发力量,拿出最优质产品。这是中国光伏产业界应该承担的责任。


——2016光伏领袖峰会


“十三五”时期光伏发电的主要任务是产业升级、降低成本、扩大应用。在光伏建设的规模方面,不是简单地规模越大越好,而是要把光伏的规模化发展和产业的技术进步结合起来,在这方面要坚持正确导向,并不是简单地在各个地方建光伏电站,盲目地扩大建设规模并不能带来光伏产业的技术进步。


——2017年国家能源局新闻发布会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评价到,“也许很多人会在多年以后,怀念一个人或者一批人。常人总是容易忘记,但大同的蓝天、坝上的风光、沙漠的光热、峡谷的水能、贫困户的屋顶都在记录、都在记着:这个伟大的时代,曾有一位、一批平凡却殚精竭虑的人为可再生能源做的贡献!”


仅以此致敬曾为新能源产业发展做出贡献的所有人


相关线下活动:

第三届光热发电创新大会(2019.10.24-25,中国)

更多光热发电行业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spfocus):

提交评论

免费报告

查看更多+
  • 我国主要光热发电项目招标及供应商统计(双语版)

    包含13个我国主要在推进的光热发电项目,除鲁能海西州及华强兆阳项目,其他11个为首批示范项目。

  • 玉门鑫能 50MW二次反射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报告

    玉门鑫能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该项目是世界上首个采用创新型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的商业化电站。

  •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塔式熔盐光热发电项目是鲁能海西格尔木多能互补示范工程项目的关键项目,该项目占地约6400亩,采用塔式熔盐太阳能热发电技术。

  • 迪拜950MW光热+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

    更新时间:2019年4月18日报告长度:12页迪拜950MW光热+光伏发电项目(英文名: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为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Maktoum Solar Park,MBR)第四阶段项目。包括1*100MW熔盐塔式+3*200MW槽式共计700MW光热发电装机,以及250MW光伏发电装机。 1. 项目概述(P2-3)2. 项目关键数据(P4)3. 项目重要时间节点(P5-6)4. 投资&成本(P8)5. 主要参与企业 5.1. 开发商---NOOR E

线下活动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86-021-6111 0177

邮箱:csp@cspfocus.cn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7051021号

微信资讯公众平台

在线资讯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