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市场 > 中国 > 查看内容

设备供应商对光热示范项目的支持---业主与供应商的一次“情怀”对话

2017.04.06 来自:CSP Focus


在3月23-24日举办的CSP Focus第七届光热发电中国聚焦大会上,国内外领先光热电站开发商和核心设备供应商代表进行了一场题为“设备供应商对光热示范项目的支持”的深度对话,参与讨论的嘉宾代表来自知名业主及核心设备供应商,五位嘉宾心系我国光热发电产业发展,为第一批示范项目的顺利实施献计献策,展开了一场颇有“情怀”的对话。
 
以下为现场讨论全文节选:

主持人:
杜凤丽,副秘书长,国家太阳能光热联盟
讨论嘉宾:
Cyrille Grellier,项目经理,北京首航艾启威节能技术公司欧洲分公司
章颢缤,副总裁兼光热事业部总经理,中海阳能源集团
康曼,总经理,汇银集团
刘利,首席中国代表,Rioglass Solar/瑞环
崔孟龙,副总经理,北京天瑞星光热技术有限公司


杜凤丽:我们一期项目的总容量将近1.35个GW,现在供货商准备好供货了吗?


康曼:我觉得集热管的企业都准备好了,因为集热管的企业最早08年、09年已经开始进入这个行业了,那时候可能有10-20多家,现在主流的就是3、4家。1GW的项目大概需要30多万支,但是有些项目会启动,有些不会,如果全部启动的话,国内国际做集热管的企业都有订单做。如果给某一家的话可能真的做不过来。集热管有几个特点,一个是供货周期比较长,第二是资金密集,一个项目得1个多亿,如果都给了1家的话,可能要几十个亿才能做,这么密集的资金,对于一家来说也是很难吃消的。只要这些项目能做得起来,我们这些集热管的企业完全可以供货,希望EPC和投资商尽快启动这些项目。


 


刘利:我们之前是做反射镜的,13年收购西门子集热管业务,去年收购肖特集热管业务。20个项目启动之后,我们又重新规划了内蒙的工厂,计划到今年9月份内蒙工厂集热管生产线会投入。这一批项目需要集热管的量比较大,供货周期比较集中,对集热管厂商来讲,供应存在很大的压力。之前的业绩都不是特别多,通过这20个项目,国内的厂商一定会积累一定的业绩,对于以后国内的厂商走出去肯定有好处。
 
我们一直坚信一条,客户在哪儿,我们就在哪儿。为中国的光热发电尽我们一定最大的努力,也希望集热管厂商和反射镜厂商一起团结努力,为20个项目的建设作出我们的贡献,确保这20个项目能够高品质的完成。




崔孟龙:刚才杜秘书长问了一个问题说“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参加运动会,领导在上面问,“你们准备好了吗?”下面说时刻准备着”。我想说两点:首先是在向技术要红利,另外要向品质要红利。我们不断通过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测算用现在的产品可以为客户省多少钱,但是从客户的角度来讲,他更关心的是品质,生产过程中我们强调“人、机、料、法、环”。不太合格的产品送到客户那边,也会造成客户电站的损失。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一直用比较高的质量管控方式去规范我们的工艺和产品。
 
一期项目做得不好的话,二期可能也就不能做了,所以我们希望从同行的角度来看,或者从产业的角度来看,用更好的产品让星星之火燎原。
 
杜凤丽:能源局要求示范项目必须2018年前投产,集中供货期肯定会出现,怎么安排供货、产品产能,这些确实是很关键的因素。我们没有实际的运行经验,但是Rioglass经验丰富。刘总,你们在应用过程中出现过什么样的问题?更换的频率是怎么样的?更换的频率对发电量有没有什么定量的数据?
 
刘利:我们收购了西门子,之前83年美国的SEGS提供了集热管,85年投运,算到现在32年了,按照我们国内现在来算是25年的寿命周期,应该算是寿终正寝。从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集热管还是在正常使用的,更换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多,集热管呢,现在已经是第7代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会不断的更新和升级、优化,肯定还是在实际使用中遇到了一些问题,根据这些问题有针对性的做了一些优化和提高、改进。
 
反射镜这块呢,主要是反射率下降和衰减。另外一个问题也是破损率。举个例子,美国的Solana电站,也是投运几年了,破损最低的一年是6片,最高的一年是25片,整个电站的镜片安装量是90万片,所以破损率是相当低的,算下来在万分之三左右。设备供应商对电站实际运营的经验比较欠缺,我也是希望能从业主手里拿到一些更可靠、更真实的数据,将来有机会和大家一起分享。
 
杜凤丽:针对业主方,对于采购的产品,有没有什么标准?因为现在厂家比较多,你们选购产品的时候,有什么样的标准?对供货方又有什么样的要求?

 


章颢缤:首先,是技术参数,集热管在槽式电站中的作用和影响力是非常大的,对他来说不仅仅是要做测试报告,还需要户外的应用实践的检验。
 
其次,对厂家的实地调研以及产能的真实性,成品率是多少,是不是废品率占了很大的比例?我们一旦量产,业主不可能每一根集热管都去检查,只可能先去抽查,然后进行良品率的判断,不能超过一个百分比,头几批次的成品率我们希望是做到全检,直到认可他的成品率以后,同时我们需要有进厂监造。
 
第三,供货能力能不能要求业主的工期要求,比如说玻璃管的产能能不能匹配集热管,业主方只有关注了,才能比较有信心的选择这家供应商。
 
第四、价格。
 
第五、每一品种的设备,可能总价都在1个亿左右,定单属于设备款,付款条件以及供应商是否有承担的能力。付款条件决定了垫资能力,供应商一定要底子厚,否则供应商技术能力很强,但是有可能最后半路上没有办法给业主供货,因为他的资金链断了。
 
作为业主方大致是这几方面的要求。我同时也是设备供应商,针对中国的情况是有产品特殊性的,包括反射镜,东北或者是湿气比较重的地方,潮湿加寒冷,会在镜子表面形成霜冻,针对产品的特殊性和耐候性要求比较多。我们原材料的备货期是4-6个月,有些还需要进口,为了保证产品的质量,这包括海关的报关时间,设备到现场以后,安装期是6-8个月,包括槽式和塔式,然后有一个调试期,我们认为比较乐观的调试期是3-6个月,也就是说需要采购的时间真的是非常紧张。一个项目总体上来说,能带动原材料供货也是比较全面的,如果说有第二批尽快的启动,那原材料的供应商能够很快的增加产能,可能增加一些原材料的供应商,这样有助于整个项目降低成本和造价。
 


Cyrille:欧洲的支持和中国的低成本生产能力,可以借助双方的优势,创造经济上的吸引力。所有供应商必须要满足我们的技术规格要求和交付周期的要求。首航的两个项目,一是10MW的融盐塔式项目,目前在敦煌已经投产,二是100WM的融盐塔式项目,目前正在敦煌施工。我们是业主也是EPC承包商,与供应商的合作不仅在施工的过程中,整个项目寿命期中都要合作,所以选择好的供应商非常重要。基于2016年投产的10MW的项目,我们的工厂安装了一些小规模的测试台来测试各个环节的关键零部件,总结经验,我们做了一个名单,列出合格的供应商的名单。在未来,我们会继续借用示范项目来验证新的供应商,用于第二批的示范项目。要对新供应商进行测试,我们要看长时间内供应商的信誉和合格性、可信度,项目设计寿命必须达到30年。
 
杜凤丽:第二批项目电价肯定会下降,这样要求投资成本肯定要下降,包括反射镜、集热管都占比比较大,部件供应商预期的第二批下降曲线是怎么样的?
 
康曼: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这也是我们作为供货商的一个使命。如果想让光热行业成功,我们的成本必须下降,一个电站的成本下降肯定是来自于一些关键设备成本的下降。集热管的成本要占到7%-10%,其实这个成本还是蛮高的。降低成本有很多方法,比如说在研发上面或者是在原材料上做一些工作。    未来集热管的成本至少要下降10%-30%。这个任务还是非常重的,但是我们相信有一些技术方面的方法,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们会向大家做一些分享。
 
刘利:关于成本的下降,我体会很大,因为我们一开始只有反射镜,当时报价的时候价格确实比较高,经过几年的充分竞争,价格下降确实很多,达到30%,40%,甚至有的部件降了50%。未来的成本下降,有几个方面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第一、新技术。新技术的介入会给客户带来更高的附加值;第二、批量化生产;第三、配套越来越成熟。现在买玻璃管可能只有几家供货,而且质量上都有一定的担心,但是随着市场的逐渐发展成熟,我觉得有一天我们的配套也会更成熟;第四、市场充分的竞争。为什么前几年价格降低比较快,也是市场竞争导致的一个结果。成本下降是大的趋势。设备供应商一定会尽最大努力驱动成本下降,为中国乃至全世界光热事业的发展尽我们自己的一份努力。也希望光热在中国和全世界都有一个很好的发展。
 
崔孟龙:光热行业是新能源行业,特点就是效率要不断提高,成本要不断降低,最后达到和传统能源进行PK的程度,未来成本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不仅仅是单支售价的问题,成本是多行并举,比如说大槽提出来以后,回路就变少了,反射镜、集热管就都会减少,这样成本也会减低;第二,全寿命成本,包括前期的采购成本和后期运营成本,初期成本是一种市场倒逼行为,是商业行为。有市场需求就会向技术要红利;第三,作为厂商来讲,还要从品控上把握,降低运营维护成本。
 
杜凤丽:第一批示范项目要求2018年底完成,目前项目实施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呢?对下一批示范项目,除了电价之外,希望政府还出台一些什么支持政策?
 
章颢缤:我估计首批20个示范项目,最后如果能完成1/2到2/3,是没有问题的。技术路线比较多,客观因素也比较多。在首批20个项目里,除了中广核项目原本已经开工了,剩下的项目里,我们中海阳的项目进展还是比较多,初设也都在设计,开工的话也是很快了,包括整个规划,应该能够按照计划实施完成。
 
对于所有示范项目来说,资金要分几方面,中国和国外还不一样,中国示范项目中标以后,企业需要招标,相对来说推进的速度并不像能源局想象的所有项目都一起开工,那不可能,肯定有一个招标选拔的过程,可以促进行业的发展,成本的下降,相对来讲,开始流程会比较长,但是据我了解,目前有一些项目也在招标,4月份还有几个项目要招标,陆续的3-5月份之间招标应该都开始了。
 
关于融资环境的问题,有一些国外的融资机构也想进入到中国来,能源局和财政部也都知道,但是因为外汇管理等不确定的原因,这个事情还没有最终定下来,对于我们来说还好一些,可以上股市融资,央企要上投资决策委员会,我知道有一些项目可能还没有通过。我们希望第二批示范项目能够在17年年底启动,18年上半年就可以启动下一批示范项目,避免供应商不知道第二批项目在哪里,对我们光热行业的支持力度会不足。
 
所以,我们希望第二批、第三批可以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状况。“十三五”计划5个GW,今年完成一部分,后面如果再批一批,后年再批一批,2020年这个任务就可以顺利完成了,这是我们的期望,但是也需要同仁们齐心协力。各个平台多呼吁,尽早的多做一些上层的思想工作。
 
Cyrille:对于第一批项目,我们有一个100MW的项目,我们有信心按时完成。对于第二批的项目,我经验并不是很多,但确定的是电价会更低。我相信业主联合供应商共同努力,是可以做到成本更低的。
 
本稿为速记现场记录,若有问题,欢迎指正!

相关阅读

换一批

提交评论

免费报告

查看更多+
  • 我国主要光热发电项目招标及供应商统计(双语版)

    包含13个我国主要在推进的光热发电项目,除鲁能海西州及华强兆阳项目,其他11个为首批示范项目。

  • 玉门鑫能 50MW二次反射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报告

    玉门鑫能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该项目是世界上首个采用创新型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的商业化电站。

  •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

    鲁能海西格尔木50MW塔式熔盐光热发电项目是鲁能海西格尔木多能互补示范工程项目的关键项目,该项目占地约6400亩,采用塔式熔盐太阳能热发电技术。

  • 迪拜950MW光热+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

    更新时间:2019年4月18日报告长度:12页迪拜950MW光热+光伏发电项目(英文名: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为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al-Maktoum Solar Park,MBR)第四阶段项目。包括1*100MW熔盐塔式+3*200MW槽式共计700MW光热发电装机,以及250MW光伏发电装机。 1. 项目概述(P2-3)2. 项目关键数据(P4)3. 项目重要时间节点(P5-6)4. 投资&成本(P8)5. 主要参与企业 5.1. 开发商---NOOR E

线下活动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86-021-6111 0177

邮箱:csp@cspfocus.cn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7051021号

微信资讯公众平台

在线资讯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