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市场 > 中东北非 > 查看内容

铁脚板 新征程!迪拜,一方“热”土炼造一方人

2021.06.18 来自:中建三局二公司

走过天南地北,领略四季更替

聆听三局故事,建证城市变化

今天,小编带大家

一起走进中建三局“最热”项目——

中建三局二公司承建的

世界上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

光热光伏综合发电站

迪拜700MW光热+250MW光伏电站项目


“中东威尼斯”“海外明珠”“世界黄金中心”......被一个个奢靡头衔加冕的迪拜,似乎让人忘却了沙漠中,高温是它的另一个“特产”

与国内亚热带气候不同,这里没有春夏秋冬的四季更替,每年12月到次年的2月是短暂而舒适的冬季,日均气温仅30℃。到了2月底,40℃的高温就如期而至,随后沙漠的高温与海洋的潮湿融合,形成一种流金铄石的酷热,50℃是家常便饭,突破65℃也不为稀奇



在这片热浪滚滚的荒漠腹地中,建设者整日与黄沙为伴,与烈日较量,与高温抗衡,经历着全年有三分之一被风沙肆虐的天气,将“点亮沙漠建奇功”的信念沸腾在沙海腹地之上。

在全体建设者日夜奋战下,一座光热、光伏发电站正拔地而起……


室外的每一秒

都是一场纯天然SPA


烈日当空,风沙漫天,50℃的高温,不免让人想起铁板上滋滋作响的鱿鱼。现场施工场景如同《苦热行》诗句滂沱汉似铄,微眯风如汤”一般,每个享受天然SPA的“光热人”,心中都有“安得万里风,飘摇吹我裳”的愿望。



来自中建三局二公司的胡大猛,是第一批踏入这片黄沙热土的建设者。当时项目基地是一片又一片的沙丘,胡大猛要做好勘测工作,必须扛着仪器爬到沙丘上,“尽管带着厚实的手套,摸到沙子,依然感受到灼烧的刺疼感,又是烫脱了皮,又是晒脱了皮。”胡大猛笑着回忆道。

目前,项目正进行3号槽式镜场场平施工的测量作业。早上7点,强烈的阳光已刺疼双眼,但胡大猛已在所站的位置工作了两个小时。测绘上十个点位后,胡大猛摘下安全帽,被汗水湿透的头发,用手向上抓都可一撮撮的立起来。翻过安全帽,一小股汗水顺着帽檐倒在地上,他笑着与一旁的工友调侃道:“每天都省桑拿钱!”



超过50℃的高温,喝口水,人还能勉强扛着,但是仪器设备长期在高温下作业难以承受。每到6月,就正式开启“灼烤模式”,地表温度突破60℃。这时候,测量工作只得赶早,凌晨三四点出发,赶在中午气温爬升到50℃之前收工。为了抢赶施工进度,胡大猛会在下午加紧整理测量报告,晚上组织生产协调会,不断比对设计图纸,以制定最优的转沙、换填方案。


防暑降温

项目团队自有“妙招”


下午2点,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正在现场协调机械作业的建造工程师彭荣雨,黄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上滑落,浸透了厚重的工作服。

“我的防晒霜SPF值都是50+的,去工地前会抹两层,但是晒黑还是难以避免。”说起防晒降温措施,彭荣雨的做法并没有多特别。他与项目上其他建设者一样,都有一招“制暑”法宝——喝藿香正气水。

“上工地前备一盒藿香正气口服液才是正解,每隔一个小时喝一瓶,一盒差不多顶一天。”彭荣雨说,“这药挺难喝的,味道挺特别,开头真喝不下去,但为了不中暑,屏着气息也得喝,喝时间长了就习惯了。”


▲为工友发放清凉大礼包


在防暑降温工作上,项目部也下足了功夫。在项目职工服务站里,储备了充足的ORS口服补盐液、藿香正气水、人丹、驱蚊剂、风油精等。电焊工带班组长唐学良介绍,“的确很热、也很晒,但是现场设立了制冰室,布满了遮阳棚、休息点,每天还有冰镇的绿豆汤、酸梅膏等供应到现场,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清凉的环境!”


▲施工点直饮水、休息棚


项目引进风冷式制冰机系统,在“火炉”里制冰。“冰块日产量3吨,全天候供应,工友们只用带上领冰卡、水壶就可以领冰,自给自足,不仅节约了成本,而且解决了采购量大、运输发放、凿冰块等难题。”安全总监戴建新指着制冰室,笑着说道。“不仅我们需要冰块降温,混凝土也需要!”



▲制冰机系统


战高温、抢工期也不是蛮干,项目编发《防暑降温安全指导手册》,定期组织高温降暑、急救知识培训,高温应急演练,使出“抓两头,歇中间”、倒排施工作业等“组合拳”,严防高温中暑,确保建设者的施工安全。



怀揣梦想的赶“烤”人

难点硬是干成亮点


高温、炎热不仅挑战着项目建设者的身体极限,而且带来许多施工技法上的难题。

项目总占地面积达44平方公里,等同于6162个标准足球场。“在炎炎沙漠中造电厂,就得将这片绵延沙漠改造成平整的工程用地。”项目指挥长顾冬说。



面对超大面积场平固沙这一新型课题,项目采用“方格网”分区块方式,实现了转沙平衡,保证了场平地基质量。尤其是面对PT1场平严格的断面坡度,分层压实回填的高要求时,项目技术攻关团队,通过上千次地势标高测量,上百次固沙材料的试验检验,最终就地取材,在一年半的时间内完成了数以千万方计的分层转沙压实回填

高温也给混凝土施工带来不少麻烦。根据美标,混凝土入模温度建议为25℃,在常年高温的光热项目里,温度的影响因素被成倍放大,混凝土在运输过程,以及入模之后迅速被加热,会引起蜂窝麻面及强度不足等问题。



这些问题成为项目建设“发电心脏”——总高度260米集热塔时的“拦路虎”。集热塔220米以下为混凝土结构,结构部分混凝土量18000立方米,是全球最高、最大的集热塔,也是全球工艺最复杂、技术难度最高的集热塔。“在构筑这座挺向天际的庞然大物时,项目采用滑膜施工工艺,连续施工的混凝土凝控和温控给项目建设带来极大挑战。”项目指挥长顾冬介绍说。

“过高的温度导致混凝土缓凝时间降低,轻则出现轻微质量缺陷,重则混凝土整体拉裂甚至滑模平台受损。”项目技术总监张锋凌解释道。




为此,项目技术攻关团队用“土方子”,想“巧办法”。为保证不同工况、不同环境下混凝土的外观质量和施工安全,项目针对同一强度混凝土,进行了多达50种配合比试验,并且在滑膜平台上设置雾化喷淋系统,增设遮阳平台,铺设遮阳布等,减少太阳直射面,降低平台内温度。



最终,这台“沙漠造塔机”以最快5米每天的提升速度,书写出造塔传奇,项目集热塔于2020年1月9日顺利封顶。


没有“逃离荒漠”的念头

一战就是3年


每逢中国春节,正是迪拜一年种最为凉爽得时节,为了抢抓施工节点,项目大部分建设者牢牢抓住“天时”施工条件,坚守岗位,与家人在“云”上过年。

“那时候每天气温才30度,肯定得趁着凉快多干一点,必须舍小家,顾大家。”陈祥撸起衣摆揩了揩额头上的汗,一边喝水一边说。没有亲身体验过,很难理解这种“才30℃”的豁达。




“当然想回家过年,可是项目建设得有人呐,工程不是‘盼’出来的,是干出来的。”中建三局二公司的建设者陈祥,是一位不称职的“缺位爸爸”,一直以来,他是在电话那头见证着2岁儿子的成长。

项目上连续3年没回家过年的建设者不在少数,他们都是将对“小家”的亏欠,化为了顶烈日、破风沙、守岗位的炽热力量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这是迪拜光热项目建设者的真实写照,他们要么撸起袖子与“高温”硬碰硬,要么出一套组合拳,与“高温”来一场游击战,俗话说得好“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而在“最热”的光热项目里,倒不如是“一方热土炼造一方人”




相关线下活动:


第十一届光热发电中国聚焦大会2021(时间待定,中国北京)

第五届光热发电中东北非大会2021(时间待定,阿联酋迪拜)


更多光热发电行业资讯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spfocus):


提交评论

免费报告

查看更多+
  • 中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进展报告

    更新时间:2020年4月15日报告长度:20页Part 1: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背景和概况(P1) 1.1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技术应用情况(P2)表1: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的技术应用情况(P3)1.2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分布情况(P5) 表 2: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省份城市分布情况(P6)1.3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投资主体(P7)表 3: 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业主及投资方情况(P8)1.4 中国光热发电示范项目开发商、承包商和技术供应方

  • 迪拜950MW光热+光伏太阳能发电项目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

    更新时间:2020年3月10日报告长度:13页迪拜950MW光热+光伏发电项目英文名:Noor Energy 1 CSP-PV Project为马克图姆太阳能园区第四阶段项目。1. 项目概述(P2-3) 打破超8项光热发电领域世界纪录2. 项目关键数据(P4) 1*100MW熔盐塔式+3*200MW槽式+250MW光伏3. 项目重要时间节点(P5-7) 700MW光热发电项目预计于2022年完工4. 投资&成本(P8) 股权融资方&贷款方: 我国丝路基金及工商银行等多家机构参与

  • 我国主要光热发电项目招标及供应商统计(双语版)

    包含13个我国主要在推进的光热发电项目,除鲁能海西州及华强兆阳项目,其他11个为首批示范项目。

  • 玉门鑫能 50MW二次反射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报告

    玉门鑫能50MW熔盐塔式光热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成功入选我国首批光热发电示范项目,项目总投资17.9亿元。该项目是世界上首个采用创新型二次反射熔盐塔式技术的商业化电站。

线下活动

查看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86-021-6111 0177

邮箱:csp@cspfocus.cn


备案/许可证编号为:沪ICP备17051021号

微信资讯公众平台

在线资讯公众平台